Banner
首页 > 法条 > 内容
丈夫在临终前把夫妻共同拥有的房子遗赠给小三,这样的遗赠有效吗?
- 2020-02-17-

关键词:遗产分割、遗嘱遗赠、公序良俗

 

知识产权声明:本文系由广东德佐律师事务所原创,其知识产权由本所享有。复制、转载和引用,请联系本所取得许可,联系方式为0769-22221211。

 

    苏女士与刘先生结婚四十载,育有一子,苏刘之间婚姻幸福美满,但在刘先生遇见岑女士之后,一切都变了,刘先生在与苏女士婚姻存续期间同岑女士在另一处长期非法同居,刘先生病重后,长期卧榻病床,期间一直是苏女士及亲属照料刘先生生活起居,临终前,刘先生立下书面遗嘱将自己与苏女士共同拥有的一份市值一百万的房子(该房子是苏刘婚后共同购买的一处房产)赠予岑女士,该遗嘱也交由了当地公证处公证,刘先生病故后,岑女士想向苏女士索取回遗嘱上遗赠给自己的房子,但苏女士认为该处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刘先生无权将其赠予岑女士,该房产应该属于自己,岑女士不服并向法院上诉。

 

问:刘先生去世前立下遗嘱将该套房产赠予给岑女士的主张是否有效?

     答:无效,尽管遗嘱是刘先生真实意思表示,但此情况特殊,岑女士依然难以得到该部分遗赠。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下称《婚姻法》)第十七条对夫妻共有财产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该套房产属于苏刘婚后夫妻共同财产,刘先生立下的遗嘱尽管交由当地公证处公证,但此遗嘱苏女士并不知情且不同意,所以遗嘱中的该项遗赠无效。《婚姻法》第二十四条“夫妻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因此苏女士有继承该项房产的权利。  二、该项遗嘱尽管经过公证处公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关于遗赠的规定,但是遗嘱中的遗赠部分不应由刘先生一人处置,该公证书应予以撤销修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下称《公证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经公证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项公证的除外。”以及第三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认为公证书有错误的,可以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书的内容违法或者与事实不符的,公证机构应当撤销该公证书并予以公告,该公证书自始无效;公证书有其他错误的,公证机构应当予以更正。”三、刘先生违背公序良俗与岑女士长期非法同居,所作出的遗赠行为无效。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下称《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三条关于何种民事法律行为有效中的“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可知,由于刘先生与岑女士长期非法同居,违背公序良俗,在妻子忠实对待他并长期照顾病中的刘先生的情况下依然将该房产赠予岑女士,是一种违反公共秩序、社会公德和违反法律的行为,该行为违反社会公德,漠视其结发夫妻的忠实与扶助,侵犯了苏女士的合法权益,对苏女士造成精神上的损害。因此刘先生关于遗赠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无效的。 四、根据《婚姻法》中第三条“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与第四条“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刘先生违反法律,与岑女士非法同居,且没有履行夫妻应当忠实的义务,因此他的遗赠行为有违《婚姻法》与《民法总则》(上第三点所述)的规定,属于无效法律行为。

综上所述,从道德公序良俗角度与社会期待角度来说,岑女士拿到遗赠有违道德伦常,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法律角度来说,刘先生行为违反《婚姻法》和《民法总则》有关规定,岑女士希望得到该遗赠的行为也不应予以支持。

 

涉及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二条 【婚姻制度】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

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合法权益。

实行计划生育。

第三条 【禁止的婚姻行为】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

禁止重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禁止家庭暴力。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和遗弃。

第四条 【家庭关系】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

第十七条 【夫妻共有财产】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

(二)生产、经营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第二十四条 【继承遗产】夫妻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

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十六条 公民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并可以指定遗嘱执行人。

    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

    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

第三十六条 经公证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项公证的除外。

第三十九条 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认为公证书有错误的,可以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书的内容违法或者与事实不符的,公证机构应当撤销该公证书并予以公告,该公证书自始无效;公证书有其他错误的,公证机构应当予以更正。

第四十条 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对公证书的内容有争议的,可以就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四十三条具备下列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效:

(一)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

(二)意思表示真实;

(三)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背公序良俗。

 

参考案例:

    案号: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1)泸民一终字第621号】

本案中遗赠人黄永彬所立遗嘱时虽具完全行为能力,遗嘱也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形式上合法,但遗嘱的内容(将夫妻共同财产遗赠给第三者)却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作为现代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公序良俗”原则充分体现了国家、民族、社会的基本利益要求,反映了当代社会中居于统治地位的一般道德标准,就其本质而言,是社会道德规范的法律化,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起着使社会道德观念取得对民事主体之民事行为进行内容控制的重要功能,在法律适用上有高于法律具体规则适用之效力。“公序良俗”原则所包括的“社会公德”与“社会公共利益”,又可称作“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两者的概念基本一致,相辅相成。在确定“公序良俗”原则中“社会公德”或“社会公共利益”的法律内涵进行具体法律适用时,必须也只能通过不同历史时期法律具体规定所体现的基本社会道德观念和价值取向加以确定。因此,并非一切违反伦理道德的行为都是违反社会公德或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但违反已从道德要求上升为具体法律禁止性规定所体现的维持现行社会秩序所必须的社会基本道德观念的行为则必然属于违反社会公德或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法应为无效民事行为。

综上所述,遗赠人黄永彬的遗赠行为虽系黄永彬的真实意思表示,但其内容和目的违反了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损害了社会公德,破坏了公共秩序,应属无效民事行为。